人们经常将它们混着使用,爱与欲望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复制链接]

53
 
爱与欲望有什么关系?“欲望”、“性”、“爱”这几个词容易互相混淆,人们经常将它们混着使用。许多人在“性”与“爱”之间画等号。尽管性能让两个人走到一起,但是单纯的身体吸引不能让两个人的关系维系很长时间。尽管性涉及身体亲密,但是没有与爱相伴的深度情感。爱是欲望当中的性元素和依恋元素的“联姻”。



有很多关于爱情的名人名言。

罗伯特·弗罗斯特摧述了爱情的强大驱动力,他写道:“爱情是情不自絷地渴求别人对自己情不自禁地渴求。”人们经常把爱情和意乱情迷、神魂颠倒联系起来,当我们坠人爱河,幻想对我们的意义不亚于爱情本身。引用数学家兼哲学家布莱斯·帕斯卡的话说,就是“心灵自有理智无法理解的理由”。或者引用另外一位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的话说,就是“爱情和理智不能并存”。

爱情让我们做出疯狂的事情,这些事情在其他情况下我们绝对做不出。爱情甚至能让我们认不出自己,它“将我们横扫在地”,让“我们变得盲目、晕眩”,令我们“做出愚蠢的事情”。爱情把我们赶出安乐窝,正如古罗马诗人奥维德所说的那样:“它不是懦夫做得了的。”记者兼社会评论家亨利·路易斯·门肯对爱情的看法更为玩世不恭,他说爱情是“想象对理智之胜利”。电影大师伍迪·艾伦关注爱与性之间的关系,他说:“爱是答案,可是当你等待答案的时候,性会
提出几个很好的问题。”他的电影展示了人们的这样一种倾向:你可以和别人疯狂地做爱,却难以疯狂地爱上别人。早期的教父谈到爱时,并不是这个意思,他们更关心后世之爱而不是今生之爱,他们要避免今生之爱。他们认为单身生活就会让人好色,他们显然无法区分好色之徒和害了相思病的人。

好色之徒见谁都会起色心,而害了相思病的人只对某个人起色心。人们可能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恋爱,但是绝对知道自己是否在做爱。有些人认为性驱力如此强大、如此具有侵犯性,以致我们企图给它套上缰绳,称之为“爱”。愤世嫉俗的人认为,把性称作“爱”是给我们基本的生理需求穿上体面的外衣,是掩饰“快速性爱”的绝佳幌子,能让两个人暂时走到一起,这一戏法被很多男人大肆利用当两个人相爱之时,性是相互交流、表达感受的一种(非常亲密的)方式。性是一种可以用来表达温柔、钟爱、愤怒、憎恨、优越感和依赖心理的身体语言,它远比口头语言简洁,因为口头语言的表达难免抽象、往往拙劣。而相爱之时,性不过是追求快乐的一种权宜之计,是建立连接的一种方式。

所有这些言论说明,人类的性绝不仅仅止于身体亲密。尽管性关系可以帮助我们从身体上了解他人,但在揭开身体面纱的同时,我们也能揭开性格面纱。有些女人做爱并不是为了性:因为她们想要留住男人、想要拥有男人,所以男人要她们做什么,她们就做什么。但是,这些女人没有意识到,情感依恋( emotional attachment)让她们易受伤害。和男人发生性关系,男人不一定自动对你产生情感依恋。尽管有些女人可能认为,性是绑住男人的最为保险的方式,但是她们正在慢慢醒悟。引用电影眀星莎朗·斯通的话说:“女人也许能够假装髙潮,但是男人能够从头到尾逢场作戏。”或者就像在这个话题上很有发言权的伍迪·艾伦所说的那样:“无爱之性是空虚的体验,但是它是棒极了的空虚体验。”

交往中的男女需要互相了解,这往往让性、爱难以分开。法国作家弗朗索瓦·德·拉罗什富科说过:“很难给‘爱’一个恰当的定义,我们最多只能这么说:在灵魂上,它是控制欲;在精神上,它是同情心;在身体上,它是若隐若现的渴望系列仪式之后—渴望得到所爱之人。”撇开其生理的一面之后,性欲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权力、支配或者控制欲望,是一种渴望宣称“你是我的”的心态,对男女来说都是如此。

爱则是关怀、亲近和衷心倾慕。但是,正如我早先说过的那样,依恋有助于我们理解热烈的爱到底是什么—一找到一个与自己相连接的人,驱赶依恋恐惧( attachment fears)。当我们坠人爱河时,就会形成依恋连接( attachment bond),通过维持这个连接,我们得以留在爱河。在连接中,过于疏远或过于靠近时,我们会有情绪反应,于是调节彼此的距离,直到两个人都感到舒适为止。

当然,每个人对爱的体验并不一样。对某些人来说,爱是幻想、是需要;对另外一些人来说,爱是情感游戏;然而,还有一些人,对于他们来说,爱就是渴望照顾另外一个人。一个愤世嫉俗的人,比如作家萨默塞特·毛姆,可能纯粹从功用角度看待爱:“爱只是施加在我们身上,以传宗接代为目的的卑鄙行为。”

更多请看《性、金钱、幸福与死亡》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著
53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主题 回复

心理

关于七宗罪

七宗罪,一个探索的地方
  • 相关:

ICP备案证书号: 晋ICP备110036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