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力和性欲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性欲强的人更有创造力 [复制链接]

54
 
想象力是创造的源头,你想象你想要的;你下决心做你想象的;最后,你会实现你下决心做的事情。

乔治·萧伯纳,爱尔兰剧作家

我们的性欲可能过强,或者过弱。但是,不管欲望有多强或者有多弱,我们可以将传递基因给后代的过程看作生命表达其生存意志的典型方式。是我们的进化本能让我们想在死后留下自己的印记,是我们的“自私基因”让我们希望永生,性行为是重建生命、延续生命的象征。

除了通过孩子延续自己的生命之外,人类一直在寻找其他方式获得永生。为了获得永生,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策略就是创造。创造通常意味着带来新的东西,并期待创作品比创造者活得更长久。引用心理治疗大师罗洛·梅( Rollo may)的话,就是“创造不是天真烂漫的少年儿童的专利,成年人也可以创造。成年人的生命激情,那种超越死亡的生命激情,就是一种创造”。

创造意味着变化和转变。创造就要打破已有模式,换个角度看问题。看着一条毛毛虫,你觉得它可能变成一只蝴蝶吗?弗里德里希尼釆说:“先有混乱的灵魂,才能催生舞动的星辰。”变化意味着突破障碍,放弃旧的、面对新的,探索无人敢去的未知领域,这是需要勇气的。讽刺诗人乔纳森·斯威夫特曾经这样评论一个具有创造力的人他是敢于第一个吃牡蛎的人。”表现创造力的途径有很多,艺术、科学、哲学是显而易见的途径,而性欲—一表现为各种形式—一则可以成为创造力的重要源泉。

自从艺术家开始创造艺术以来,就有以性为主题的作品。古文明的艺术充满了情色气息,早期的艺术作品中,性和人体主题随处可见,比如拉姆遗址的维纳斯( Venus of berekhat ram)(大约公元前233000年)和坦坦的维纳斯( enus of tan-Tan)(公元前500000年~公元前300000年)。情色艺术是历史上最早的艺术题材,而性被看作人类日常生活的一个基本部分。通过这种创作活动,我们的祖先得以刻画欲望(要不然就被埋没了)一展现人类两性关系的方方面面:诱惑、吸引、沉沦、自我毁灭、自我发展。

精神分析学家一直认为,性欲是很多创作品的基石。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他的《对于两种心智功能原则的看法》( Formulations on theTwo Principles of Mental Functioning)一文中,评论道:“艺术家首先是个脱离现实的人,因为他无法放弃本能满足( instinctual satisfaction)而活在现实世界首先就要放弃这一点;艺术家也是一个让自己的情色愿望、非分欲望在幻想世界自由驰骋的人。然而,他也有办法从幻想世界回到现实世界,即运用他独特的天赋把他的幻想印刻在某种现实之物上,制成艺术品。人们很珍视这种艺术品,认为它们反映了现实。”

性欲是创造的重要动力,但并不是说其他生理和发育因素以及人格,对创造就没有影响。尽管在真正的创作性表达中,性欲多半起到核心作用,但是还有很多其他因素需要加以考虑。

第一件创造品:乳房崇拜。为了理解创造活动,我们需要认识一种心理冲突,这种心理冲突源于我们内心世界的原始本能和外在世界的规范限制之间的摩擦,自我们的婴儿时代开始,贯穿我们的一生。乳房崇拜——饥饿的婴儿口欲受挫的副产品——可以看作原型艺术品,即其他艺术品的前身。儿童心理学家认为乳房崇拜是心理发展的第一个构念,是婴儿的第一个(想
象中的)心理活动。尽管它是前语言活动( preverbal activity),但是对这一梦幻般活动的记忆会保留下去并—在之后的生命阶段—转化成某种创造活动。

正常情况下,在成长过程中,任何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对性感到好奇。“我来自哪里”是个永不过时的问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想解开这个谜语。我们会奇怪父母关着门时在做什么。我们迷上了“原始场景”——由孩子观察、构建、幻想出的一幕有关父母性关系的原始场景。考虑到孩子有限的理解力,这幕原始场景可以解释为暴力、侵犯的原始形式,或者说是对身体完整性( body integrity)的挑战。尽管这幕原始场景可能很模糊,但是也会让人产生性兴奋。它能开启想象空间,激发艺术灵感。



对年轻人来说,与原始场景有关的禁忌感——性是要遮遮掩掩的——只能增加性的神秘感,令人更加感兴趣。原始场景的隐喻将成为创造活动的一个重要组织者和规划者,这样,艺术创造之地也变成了某种原始场景。在原始场景隐喻的驱动下,富有创造力的人会用一种艺术的方式去做不得不做的事情,从中发现自身存在的叙事学。

尽管性欲和创造力的关系一直很密切,但不是所有富有创造力的人的性态度都是一样的。有些人过于放纵,而另外一些人则坚决禁欲。对于后者来说,禁欲会催生很高的创造力。

尽管存在这些特例,但是普通大众往往认为艺术家类型的人——不愿受世俗约束的人—性欲更强、做爱更多。当然,这种看法可能成为自我实现预言,即富有创造力的人别无选择,只有遵照这些期望。他们甚至是因为能够获得更多性快感,而走上艺术道路。但是,这种想法有几分想象、几分现实呢?富有创造力的人真的做爱更多吗?是因为他们性欲更强,还是因为他们比平常人拥有更多的做爱机会?富有创造力的人更有吸引力吗?如果是的,为什么呢?因为人们认为他们更多情吗?在这个问题上,进化心理学家可能又会搬出达尔文的一套理论。

一个解释是,自石器时代开始,具有艺术气质的人更能吸引异性与之交配。全世界的人在恋爱求欢时,都会说很多情话,这些甜言蜜语是很好的催情剂。我们的远古祖先,是否有些人比另外一些人更善于表达自己,不管是用语言还是用某种艺术方式?“来看看我的版画”,这一邀请是否带有原始的诱惑?与人搭讪或者引人注意的本领,是否可以看作人类进化的固有一面呢?是富有创造力的人喜欢招蜂引蝶?还是艺术能力是某种用于求爱的炫耀之物进化而来的?不管哪种观点更具有进化学意义上的真实性,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富有创造力的人充满魅力,因此能得到更多的关注。

这让我们进一步提出另一轮“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谁在先,性欲还是创造力?受到公众关注的人物同我们这些创造力较低的普通人相比,拥有更多的性爱机会。富有创造力的人一般过着放浪形骸的生活,一有机会,他们随时可以与人发生性关系,释放性冲动。他们的伴侣也许并不指望他们忠诚专一,社会对富有创造力的人的性行为也更宽容。当然,大众不光崇拜富有创造力的人,还崇拜那些了不起的人伟大的运动员、发明家、演讲家、演员,甚至魔术师。我们的推测有多少事实依据呢?富有创造力的人的性生活真的比我们其他人更加狂野吗?也许他们只是将自己的性生活描述得更好而已。尽管也许他们的思想很开放,对性爱寄予很髙的期望,有非常出格的性体验,但是效果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毕竟说得好做得差的情况是很常见的。
放荡的生活。

历史上,我们一直把艺术家的放荡生活与濫交联系起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在他们的作品里经常出现露骨的性主题。彩绘、素描、雕塑、行为艺术、电影以及其他艺术媒介,一直在为性欲的表达提供机会。情色艺术是性幻想最直接的创造性表现,反映了生活真实的面。艺术史上,画有穿着清凉的女人、揽镜自照的女人或者被捆绑住的女人的作品屡见不鲜。有些性化艺术主题( sexualized art themes),比如强奸、兽交,很容易被误以为是色情( pornography),有些人甚至认为同性恋都算色情。这种主题能引起性联想,激发想象力。这些艺术品,很多都抓住了一种体验的精髓,这种体验就是感到社会宏大背景下个人存在的巨大意义。

西方艺术家,从米开朗琪罗到梅普尔索普,都有意无意地触及性主题,而他们的作品令所有人动容。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从旧石器时代艺术品中神圣与情色的融合,到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中淡淡的情色意味,再到19世纪象征主义艺术中的残酷与爱殇意象,我们就能明白这一真理。艺术可以作为社会的睛雨表,它对社会生活形态的变迁反应迅速。而且,这些艺术家还往往处于推动社会变革的第线。曾经基于庄严的宗教主题及神话主题的艺术(那时,性主题只能以伪装现身)现在越来越贴近日常现实了。画家们开始更加公开地颂扬私生活的变迁,包括性欲和性表达。

爱德华·马奈1863年的作品,裸体妓女画像《奥林匹亚》,现在被看作通过宣扬色情反抗日常生活压抑本质的经典艺术作品。《奥林匹亚》第一次在巴黎展出时,激起了观众的愤怒和批评,最初展览此画的画廊不得不雇了两个警察保扩它。马奈的第二幅画——《草地上的午餐》,于同年完成,也受到了大致相同的待遇。这幅作品尺寸更大、更具挑逗性,画的是衣冠楚楚的绅士和全裸的女子一起在户外野餐,因此遭到了无情的批判。有意无意的,马奈的两幅画公然挑衅了法国传统的绘画观点,以及社会对女人的伪善态度。《奥林匹亚》的性感让人不得不把她看作一个真正的女人,而不是圣人或者神话中的女神。观众反响强烈,说明马奈达到了目的,唤醒了观众的性欲或者愤怒。

很多艺术家转向原始主义( primitivism),认为非西方社会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非理性的,都贴近自然,都崇尚暴力和神秘主义,而且,最为重要的是——都崇尚性自由,并用一种朴素的手法表达这一信念。这些艺术家,尤其是毕加索,试图通过强迫观众认识体内的原始冲动,来动摇欧洲社会的传统道德观。保罗·高更的塔希提绘画,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早期的音乐作品(例如《春之祭》),是原始主义艺术的另外两个重要代表。

但是,这些艺术家不仅用作品表达性欲,而且用行动表达。许多伟大的画家和摄影师与他们的模特儿有染,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和自己的模特儿做爱是很多伟大画家的共同嗜好。尤其是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瓦,他毫不掩饰地用艺术创作表达性欲:“我用阴茎作画。”巴伯罗·毕加索沉迷于情色艺术,他说:“艺术绝不贞洁。纯情之人不该接触艺术,没有做好足够准备的人也不该接触艺术。是的,艺术很危险。贞洁的东西,就不是艺术。”他的艺术,性和情色意味很浓(作品主题包括性暴力、窥阴癖,卖淫以及阳痿),表现了他的多情和异常丰富多彩的性生活(交织着私通、不忠和激情)。他的画风的转变与他的情史有着密切联系,他一生“阅”女无数,每换一位情人,画风就有所转变。他对女人最有名的评论是“女人不是女神就是脚底泥”,这句话让男女平等主义者非常厌恶他,但是女人们却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两个角色,因为他的魅力是如此传奇。他87岁时(1968年5月~10月之间),创作了347幅性主题的画作(名为 Suite347)。90岁高龄时,这位艺术家埋怨说:“年纪大了,我不得不戒性戒烟,但是我对性和烟的渴望仍然存在。”

擅长画裸体的阿米地奥·莫迪里阿尼,是有名的花花公子,非常好色,不断与模特儿闹绯闻。和毕加索及其他伟大的现代派艺术家一样,他在巴黎过着放荡的生活,喝酒、玩女人,一直到死。他是本色艺术家,酩酊大醉、夸夸其谈、吸食毒品,无所不为。自1906年来到巴黎,到1920年于35岁死于结核性脑膜炎,他一直流连于画室、沙龙、酒吧和情人之间。他去世后,一个怀有其骨肉的情人自杀了。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也不是性爱白痴,他说自己需要风流韵事激起绘画灵感。很多女人拜倒在他的极度魅力之下。他的画室堪比皇帝的后宫,从早到晚都有一丝不挂的女人走来走去。克里姆特和他的各种模特儿生有15个私生子。与此同时,在太平洋上,高更一直与当地的女人厮混,最后死于梅毒。以画妓女和妓院出名的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雷克也是死于酒精中毒和纵欲过度。

雕刻大师奥古斯特·罗丹早期的素描作品,展现出一种近乎色情的性感和情色意味。在大西洋的彼岸,美国艺术家格鲁吉亚·奥基夫( Georgia O'Keeffe,一个女人,比前面提到的艺术家们要晚出生一代)超越了当代性规范,不仅让阿尔弗雷德·斯蒂戈雷兹给她拍摄十分性感的照片,而且自愿与斯蒂戈雷兹公开同居而不结婚(在那时看来,这种行为是大逆不道的)许多音乐家也是无耻的浪荡子。弗兰兹·李斯特有着数不清的风流韵事,惊世骇俗。他就是卡萨诺瓦那样的人,喜欢向女人谄媚,和谁都有一腿,从伯爵夫人到公主,到天真年轻的崇拜者。费利克斯·门德尔松说李斯特“时而表现得像个大淫棍,时而表现得像个翩翩君子作曲家理査德·瓦格纳最亲近的朋友说,理查德·瓦格纳随便到哪个地方旅游,就会开始一段新恋情,而且还习惯爱上别人的老婆。

另外一位作曲家,贾科莫·普西尼,曾经把自己描述成“善于捕获野味、歌剧歌词,以及迷人女子的猎人”。他一生风流韵事不断。较近的一个例子是伦纳德·伯恩斯坦,他男女通吃。按照他女儿的说法,因为他要保持“中产阶级的敏感性”,所以没有过上彻底的同性恋生活。

在文学界,半色情作品里也有很多露骨的性描写,比如薄伽丘1353年的《十日谈》,约翰·克莱兰1748年的《芬妮·希尔》,萨德
侯爵1785年的《索多玛120天》,利奥波德·冯·扎赫尔·马索克1870年的《穿皮衣的维纳斯》,波利娜·雷阿日1954年的《O娘的故事》。其他写过十足情色题材的更为主流的作家,包括奥诺雷·德巴尔扎克、埃米尔·佐拉、维克多·雨果、詹姆斯·乔伊斯、D·H劳伦斯,以及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这里只列举了很小部分。

这些作家之中,很多人不仅在作品里露骨地描写性,而且身体力行,过着丰富多彩的性生活。1824年,罗德·拜伦去世之后的第三个星期,《泰晤士报》称他为“他那一代最非凡的英国人”,这种称呼本身就很非凡,因为《泰晤士报》这么说是指罗德·拜伦和任何能动的东西发生性关系,包括男孩、一些名女人,甚至和他同父异母的姐姐。

歌德不像拜伦那么荒唐,但是也有很多情人,对性爱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兴趣。在法国,女作家乔治·桑给自己取男名,穿男人的衣服,坚持认为自己和同时代的男作家是平等的。她和阿尔弗雷德·德·缪塞.佛朗茨·李斯特、弗雷德里克·肖邦以及古斯塔夫·福楼拜都有过恋爱关系,与女演员玛丽·多瓦尔( Marie dorval)也有着亲密的友谊,外人谣传她们之间是同性恋关系,但是未经证实。

《巴黎圣母院》以及《悲慘世界》的作者维克多·雨果,似乎也是纵欲之人。他晚上只需要很少的睡眠,醒着时,就会和妻子缠绵,让妻子疲惫不堪。他也经常光顾妓院,70多岁时有个22岁的女友。他的性生活一直很活跃,直到去世。

出生于法国的作家阿娜伊丝·尼恩( Anais Nin),因其性爱日记而出名。她真实生动地描写性,还写女性自我(很久之后,性和女性自我才成为“女人的话题”)。她出名的地方还有两点,一是很多名人都是她的情人,包括亨利·米勒、埃德蒙·威尔逊、戈尔·维达尔,以及奥托·兰德①。二是她的情色作品,比如1978年的《激情维纳斯》。欧内斯特·海明威的生活丰富多彩,拳击、斗牛、远征狩猎深海捕鱼、酒吧狂欢,还打过仗,这些大家都知道。其实,他的性经历也很出名,1920~1961年之间,他结过四次婚,搞过无数次外遇。

作家乔治·西默农让人津津乐道之处不仅在于其畅销的侦探小说,还在于其超强的性欲。他说他一天需要做三次爱,睡过10000个女人,其中8000个是妓女。后来,他的第二任妻子修正了他的说法,估计了一个更实际的数字,大概是1200人。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学者、知识分子以及政治家,他们不像艺术家们那样开放,但也绝不是性爱菜鸟。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对漂亮的女人没有抵抗力,这已不是什么秘密。他和很多女人有过情感纠葛,生过不止一个私生子。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性生活非常频繁。自1906年开始,他把自己的性交次数、手淫次数以及梦遗次数记录下来,从中可以看出,性和统计也许能给他带来同样多的快感。他和很多年轻男子也有一腿。哲学家伯特兰·罗素结过两次婚,有过无数次外遇,给情人写下无数封情书。他同情女性,主张男女平等,曾经写道婚姻里的女人所忍受的强迫性爱,也许比妓女所忍受的还要多。”

另外一个哲学家让·保罗·萨特,自视为唐璜(莫扎特创作的两幕歌剧),不受过时的社会性道德的束缚,也不在乎什么忠诚。他和他的长期伴侣西蒙娜·德·波伏娃一直不结婚也不打算结婚,而是保持另外一种更为自由的关系。

说了这么多,不知道是否回答了最初提出的那个问题,超强的性欲是不是艺术创造必不可少的成功因子?恐怕这个问题还是没有答案。也许我们把自己的欲望投射到艺术家的身上,陷入刻板印象的陷阱。毕竟,当今色女的代表人物麦当娜说过:“也许每个人都认为我非常好色、性欲超强,事实上,我宁愿看书也不愿做爱.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史蒂夫·乔布斯,这样调侃其性生活:“做爱时,我女朋友总是笑—不管她在读什么。”

对很多人而言,床永远只是睡觉的地方。

创造力和性欲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让这一问题变得更为复杂的是,很多人对性生活都讳莫如深。很多传记作家都很困惑,要不要写主人公的性生活。也许,我们唯一能下的结论就是富有创造力的男人不管其性取向如何(哲学家、画家以及作家中,同性恋所占比例非常高)直都很迷恋女性。进化心理学家也许会对这个现象感兴趣。


更多请看《性、金钱、幸福与死亡》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著
54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主题 回复

心理

关于七宗罪

七宗罪,一个探索的地方
  • 相关:

ICP备案证书号: 晋ICP备110036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