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过得一点也不快乐?请别再骗我了 [复制链接]

33
 
我只有一个要求,让我有机会证明钱无法让我快乐。
只要有了足够的钱,我们就很容易说“钱不是一切”。不幸的是,我们确实是越有钱就越贪婪。哲学家阿瑟·叔本华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财富就像海水,喝得越多,渴得越厉害。”

《碧血金沙》里面的多布斯就是这样的:再多金子也不满足。然而,我们大多数人会在生命的某个时刻意识到,生命中真正的财富就是生命本身。“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也许是陈词濫调,但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真的有人想成为坟墓里最富有的人吗?

​于是,我们面临一个难题:尽管安于贫穷并不值得推崇,但是要想生活得富有、满足,光有钱是不够的。倾听过许多执行官诉说他们的故事后,我意识到财富也能给人带来特有的烦恼。很多情况下,是金钱奴役了人,而不是人驾驭金钱。很多人发现,变得富有后,他们的生活满意度不但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

很多富有得不再知道怎样让自己快乐的人。他们很无聊,而且发现,觉得无聊的人不仅看别人不顺眼,而且看自己也不顺眼。幸运的是,他们可以从亨利·基辛格的名言里找到安慰:“做名人有个好处,当你看别人不顺眼的时候,别人会认为是自己的错”。

无聊最好的解药就是好奇。尽管把商店里能买来的玩具都买回来了,这些人仍然觉得不舒服,这就是所谓的财富疲劳综合征( wealth fa-tigue syndrome);尽管腰缠万贯,尽管要什么就有什么,但是强迫性的、炫耀性的消费似乎并不能慰藉他们空虚的心灵。他们的财富以及用财富买来的东西,并不能增强他们的幸福感。相反,引用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的话说,“金钱是最好的仆人,也是最坏的主人”。强迫性地追求物质就是宣扬“拥有”高于“存在”,就是混淆(在广告业的推波助澜下)欲求和需求。

从那些富有但不快乐的执行官身上,我发现“即刻拥有一切”绝对不够。房子、游艇、飞机、汽车、美貌………似乎没有什么能驱走烦恼和不满的幽灵。获得只能暂时缓解烦恼和不满。这些人通过收入、财产、外表、名气来定义自己的生命,但是所有这一切让他们比以前什么也没有时更痛苦了。忍受着财富疲劳综合征的折磨,他们越来越难找到快乐。他们不断寻求更大的刺激。

俄罗斯亿万富翁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Roman abramovich)似乎表现出很多财富疲劳综合征的症状。对阿布拉莫维奇来说,生活开始变得没有盼头。他18个月大时,母亲去世了;几年后,父亲死于建筑事故;他后来被伯父收养,在西伯利亚长大。按照家族合约,他进入石油业。在莫斯科的古布金石油与天然气学院读书期间,他就开始挣钱了(事后看来,这相当难以置信),他把自已小公寓里的塑料鸭子卖掉,卖塑料鸭子只是牛刀小试,阿布拉莫维奇天生是个商人,而且在恰当的地点遇到了恰当的时机。那时前苏联解体,俄罗斯迈出向自由市场经济转变的第一步,在俄罗斯第一任总统鲍里斯·叶利钦任职期间,一群金融寡头聚敛了巨额的个人财富,阿布拉莫维奇就是其中的一人。

阿布拉莫维奇开始变成超级富豪是在20世纪9年代,那时他和其他一些金融寡头利用了俄罗斯国有财产私有化的契机。1995年,阿布拉莫维奇中得头彩,与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通力合作,取得了一家大型石油公司—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控制权。当时,很多人批评埋怨说招标程序不合法,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价值要比那两个家伙所出的价钱高出数亿卢布。不管事实到底如何,反正这笔生意让阿布拉莫维奇变得极其富有。

有些患有财富疲劳综合征的人挣的钱不够自己花,另外一些则拥有几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阿布拉莫维奇属于后者。有些暴富的人喜欢大手大脚地花钱,养成一些烧钱的嗜好,比如买下足球俱乐部或者棒球俱乐部。阿布拉莫维奇就是这么做的,他买下了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英国足球超级联盟的一支一流球队),投人巨资提升其排名。但是即使这样做,他还是觉得不够快乐。阿布拉莫维奇已经买了两架波音飞机,几架直升机(有些是隔音的,方便他在飞行途中看DVD),他所持有的国际房地产投资组合是世界上大多数富豪只能在梦中拥有的。

现在,他又有了新的嗜好:收集游轮。多少艘游轮才算够呢?即使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三艘私人游轮,他还嫌不够,另外又弄了几艘只是长出几米的。在人数寥寥的亿万富翁圈子内,游轮大小很重要,而超大游轮是终极地位的象征。阿布拉莫维奇之所以在“我的比你的大”的诡异游戏中树立新标杆,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他的游轮“日食号”( Eclipse),造于2007年,带有特别装备,包括一个可同时停两架直升机的停机坪和一艘小型潜水艇。“曰食号”长525英尺,是世界上最大的私人船只,比某些海军护航舰都大。尽管在个人财富排名上,阿布拉莫维奇不是第一,位于比尔·盖茨和拉里·埃利森等超级富豪之后,但是在游轮界,没人能比得上他——他越来越庞大的舰队无人能敌。看看他把游轮停在什么地方吧:地中海、加勒比海、巴拿马海以及太平洋上,都有他的游轮。

游轮的大小是一回事,但女人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阿布拉莫维奇起初给人的印象是个真正顾家的男人,他经常花时间陪伴妻子和五个孩子。根据名人杂志的说法,他和第二任妻子伊琳( Irina)好像什么都有:房子、魅力以及金钱。他们似乎过着平静的生活,这种生活和他小时候在前苏联所过的陈旧、单调、暗淡的生活大不相同。

然而,阿布拉莫维奇的平静生活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像昙花一现的童话。尽管他对这段平静生活很上心,但最终还是与妻子离了婚,找了一个年轻很多的女人。他的第一任妻子,奥尔加(Oga),在接受英国《每日邮报》( Daily Mail)采访时,这样评价他们的分手:“罗曼也许能买下全世界,但是无法买到长久的爱情和幸福。我担心他因为太过富有而绝不会幸福,他总是想要更多。尽管他很有钱,他还是需要一再确保自己仍然强壮、有男子气概。于是,正如经常发生的那样,他就找一个比妻子年轻很多的漂亮女孩来证明自己。”然而,收集女人可比收集游轮要烧钱得多。阿布拉莫维奇在莫斯科“闪电式”离婚,支付了巨额分手费,堪称世界上最昂贵的离婚了。

阿布拉莫维奇也许是财富疲劳综合征的极端例子,但是尽管如此不可否认的是,金钱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影响,不管我们有多富有或者有多贫穷。金钱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决定我们的视野,主导我们的很多选择。

我们所处的世界崇尚个人主义、鼓励竞争,没有钱将寸步难行。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钱以满足起码的生存需要,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钱以满足更高级的发展需要。但是,如果我们想忠实于自己并保持心理健康,那么我们需要用符合我们主观幸福感.( subjective feelings of well-being)及价值信念系统的方式挣钱和花钱。如果不是的话,就会适得其反,金钱会让我们付出过多的代价。


其实,我也很想体验下这种不快乐的日子。


更多请看《性、金钱、幸福与死亡》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著
33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发表主题 回复

心理

关于七宗罪

七宗罪,一个探索的地方
  • 相关:

ICP备案证书号: 晋ICP备1100360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