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Follow your heart

古代关于美色的故事: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

电影《孔子》里有一个情节让人印象深刻:卫灵公夫人南子召见孔子,这位在史书上被评价为“美而淫”的著名女人,也许此前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输”过,然而这回她面对的是孔子——一个媚惑的女人面对一个淡定的男人。

几个回合唇枪舌剑的较量之后,当南子悠悠一问:“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孔子淡淡一答:“微臣不便。”心有不甘的她追问:“有何不便?”他答:“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

南子于是知足了。尽管孔子没有成为她的裙下之臣,然而她获得的也许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最高评价:你太美,如果靠近你,我怕我无法自持,所以,请让我离开。

南子终于读懂了孔子淡定背后隐藏的痛苦,正如历尽痛苦后的孔子深谙了人性深处隐藏着的脆弱。当南子与孔子相对长揖在地的时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硝烟散尽,剩下的,只有动人心弦的理解。


然而,南子与孔子之间“战争”的结束,不意味着女人与男人之间“战争”的结束。前人有诗云:“江山莫谓全无主,半属英雄半美人。”(清王再咸《成都竹枝词》)这个世界无非男人和女人,能书写进历史的却只能是与众不同的男人和女人。

男人的与众不同往往是因为杰出的功业,女人的与众不同却往往是凭借天赋的美貌。梦想成为绝世英雄或绝代佳人的男人和女人不计其数,但是,能成就千秋功业如孔子般的男人毕竟寥寥,倾城倾国让人惊鸿一瞥便永生难忘如南子般的美人也堪称稀有。就在南子见孔子的几百年之后,又发生了一场女人与男人之间的较量,只不过,这回的主角不再是绝色美女,而是以“奇丑”闻名当世的一名阮姓女子。

在父母之命的安排下,阮姓女子嫁给了当时颇有名气的才子许允。新婚之夜,以风流名士自许的许允迟迟不肯进洞房——一想到等待着自己的新娘是绝世丑女,新郎怎么也没有勇气去面对。正在家人尴尬之时,许允的朋友桓范来访。听到这个消息,新娘子不禁释然:“不用担心了,桓范必然会劝说夫君的。”果然,桓范一见许允苦闷的样子,便劝他:“阮家既然将这么丑的女儿嫁给你,必然有他们的道理,你应该去见见这位新娘子。”

新郎不得已,来也迟迟,去也匆匆,他礼节性地见了新娘子一面后马上转身拔腿就想离去——新娘的丑可想而知。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新娘一把拉住他的衣襟,请他留下。许允于是问她:“女子有四德,请问你具备哪些呢?”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是谓女子四德,新娘从容答曰:“四德之中,我所缺的不过是容貌罢了。然而士有百行,请问夫君又具备哪些呢?”

许允没好气地回答她(面对丑女,大概没几个男人会有耐心吧):“我百行皆备。”新娘追问:“百行以德为首,夫君好色不好德,又怎么敢说自己百行皆备呢?”许允惭愧得面红耳赤,从此对丑妻敬重有加。

许允当吏部郎主管人事工作的时候,安排了很多同乡做官,有任人唯亲的嫌疑。这事让魏明帝知道了,他派人去捉拿许允,准备兴师问罪。丑妻匆忙出来告诫夫君:“明主可以理夺,难以情求。”

妻子的临别箴言许允牢记心中,在盛怒的皇帝面前,他理直气壮:“作为吏部官员,理应选拔我所了解的人。这些同乡正是我最熟悉了解的人。请陛下仔细考察他们,如果不称职,臣甘愿领罪。”考察的结果,许允的安排“皆官得其人”。皇帝于是释放了许允,看着衣着破旧的许允从容离开的背影,皇帝还情不自禁地表扬了一句:“真是清官啊!”

许允被捕之际,举家上下如同大难临头,号哭不止,只有他新婚的丑妻泰然自若,不但安慰家人说:“不用担心,夫君马上就会安然返回的。”还亲自下厨做好了小米粥等丈夫回来为他压惊。

几百年前,孔子婉拒了南子无与伦比的美貌;几百年后,许允折服于丑妻无与伦比的智慧。男人与女人的战争,说到底,不过是一场美德与美色的角逐。

曾听过这么一句话:女孩在20岁之前不漂亮怨父母,20岁之后还不漂亮就要怨自己了。其实就在女人内心,同样有着一场人性的较量:漂亮的女人不必自负,因为上苍赋予你的,他终究会一点点收回去;不漂亮的女人,也不必自怨自艾,因为你的智慧,任谁也不可能夺走。

赞(0) 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觉得有用,欢迎转发:七宗罪 » 古代关于美色的故事: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Follow your heart

关于留言

觉得有用就打赏一下吧!您的支持是我做下去的最强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