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Follow your heart

贪欲大致可分为三种:物质贪欲、精神贪欲、异性贪欲

从人们在实施欲望的过程中出现“过分”表现的具体内容看,贪欲大致可分为三种:物质贪欲、精神贪欲、异性贪欲。

并且在实际操作中,这三种贪欲往往互为目的、互为手段、错综复杂的表现着,共同构成人类社会物质冲突方程式中的三个基本常量,而不同的环境条件以及人的主观作用则只能充当方程式的变量。

一、物质贪欲

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表现的最普遍最常见的就是人们的物质生产活动,这是满足人类物质生存与发展需要的最主要最基本的社会行为,于是以利益侵占为特色的贪欲,便因此而成为它的主要活动场所,这就是人们的物质贪欲,这种贪欲形式表现的最原始、最直接、最广泛,时间最长,影响最大,它与人类的经济活动有着密切地联系,自从人类学会了利用社会生产来满足自身的物质需要以来,也开始了物质贪欲奴役人类自身的历史。

物质的需要是生命的第一需要,自然也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第一需要。从原始时代开始,人们为了获取食物,先是从事打猎,这时就开始了各部落为争夺猎场的战争,在少数地区甚至于有把战俘杀掉吃的习惯。农业的出现,标志着人类可以走出山林来到广阔的平原生活,这时,争夺肥沃的土地和较好的水源便成了部落战争的主要目标。当然,战胜者掠夺战败部落为数不多的储存物在当时并不是什么发明,但是,逐渐地把以前杀掉的战俘留下来当作劳役使用,在当时却是一个极大的发明和进步。但这必须经过漫长的岁月,当生产进步到人们已拥有剩余食物和一定数量的劳动工具之后才可能实现。

到了私有制时代在人类从事的一切经济领域里都渗透了贪欲的成分。农业生产的地租,工业生产的剩余价值,流通领域的巨额利润,交换领域的欺诈与霸道,分配领域的严重不平等,等等,一切阴谋、欺诈、掠夺、盘剥,无所不尽其极。尽管私有制时代经历了种种不同的社会制度,但贪欲驱使下的利益侵占却始终保持它不变的本色与原则。物质贪欲在私有制时代为它提供的一切经济活动中,彻底进入了膨胀与发展阶段。以充分的物质基础和条件保障人们的物质贪欲的肆意横行,这是包裹在贪欲外部第一层坚硬的外壳。

为了保障物质贪欲肆意横行,为了维护贪欲巨额的财富和根本利益,他们用掠夺来的一部分财物豢养了大批的官僚、军队,设立了法庭、监狱,制定了若干的法律和禁令,以及若干相应的意识形态,等等,忠诚尽职地精心呵护着私有制的剥削形式,维护着贪欲者的社会地位和种种特权,物质贪欲从此被强大的国家机器裹上了第二层坚硬的外壳。

物质贪欲除了通过大量的经济活动来实现之外,还可以通过无数的偷窃、抢掠、欺诈、绑票、勒索、贪污、受贿索贿,等等形形色色罪恶方式来实现,甚至在若干反对贪欲的武装斗争中也大量地夹带了人们物质贪欲的力量和追求。在溶化了人们大量物质贪欲的种种经济活动中,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被人们清醒地认识它的本质的。

在长期的私有制时代,超额的地租、高额的利润被“等价交换”的方式所掩盖,富人对穷人的残酷剥削,被说成富人养活了穷人,是他们给穷人地种,是他们给穷人工做,是他们给了穷人生存的机会。这种原则的颠倒一直到了马克思的《资本论》问世之后,才彻底澄清事物的本来面目,彻底揭示了富人对穷人的剥削本质。物质贪欲的原形在一切经济的领域被彻底地暴露出来。但是,在整个的私有制时代,物质贪欲始终被两层坚硬的外壳严密地保护着,人类最终消灭贪欲的变革自然首当其冲的是砸碎包裹在它外层的两道外壳,这项工作果然被随后发生的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来完成了。

二、精神贪欲

精神贪欲是人类特有的一种贪欲形式,如果说物质贪欲和异性贪欲在动物界还能找到它们相应的起源基础,那么精神贪欲却是只有人类才可能存在的较高层次的贪欲形式,因为人不但是一个物质体,同时还是一个精神体,不但存在物质方面的需要和异性方面的需要,同时还存在着精神方面的需要和精神方面的生活,于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人们在精神方面名不副实的“过分”追求,并且以抵制他人精神形象为特点,这就是人类的精神贪欲。

精神贪欲产生于原始时代开化阶段的中期,是人类具有较高属性时的一种产物,是人们过分追求名誉、声望、威信等精神形象的表现,其结果总是以对比或反差的方式抵毁、损伤他人的精神形象,从而引起相应的矛盾与冲突。

更重要的是,精神贪欲是一种间接追求物质利益的有效方法,是物质贪欲迂回曲折的表现,尽管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达到某种物质利益的目标,但它的方式、手段、途径又不同于物质贪欲,在某些特定的环境和条件下,物质贪欲得不到的东西通过精神贪欲的方式却可以得到,前者是直接的,后者是间接的,前者是野蛮的,后者是“高雅”的。正因为它具有这些特点,才使它不断地受到人们的青睐。

生存在社会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是物质与精神的统一体,在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和物质条件的同时,必然存在相应的精神形象和精神追求,在进行一定的物质生活的同时,也进行一定的精神生活,并保持其特有的精神形象。这种物质与精神的统一和一致,使人们的物质生活变化会引起精神生活与精神状态的变化,反之,人们精神生活与精神状态的变化也可能引起物质生活的变化,从而使精神与物质方面的统一与一致基本保持不变。人们的精神贪欲因此而产生,并且具有一定的价值。

自古以来,崇尚精神贪欲的人就屡见不鲜,几乎每一个朝代都存在若干典型的代表,在人类所有成文的记载中,除了记载大量的阶级斗争情形之外,另一个重要的记载便是关于“忠”与“奸“的斗争历史了,在这类斗争中充斥了大量的精神贪欲的作用。在历代的统治阶级内部,传统意义上的剥削与压迫并不显得十分突出,但在他们内部的利益之争却从来没有止息过,官场中等级森严的制度和同僚中不得不顾及的斯文与体面,迫使他们的利益之争不得不倾向于“斯文”与“高雅”的方式。

于是精神贪欲便发挥了它特有的功能,更多地采取了“颠倒黑白”、“搬弄是非”、“恶意中伤”、“肆意攻击”等手段,竭尽全力地贬低与抵毁同自己志不同道不合的人,打击自己升迁道路上的障碍,用对比与反差的方式拼命撑高和扩大自己的形象,为了搏得上司的欢心,总不忘竭尽阿臾奉承之能事,投其所好、送其所要、溜须拍马、两面三刀、最终达到排除异己,升官进爵的目的。

这些人名利欲极重,惯做表面文章,欺上瞒下,既做婊子,又要树贞节坊,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在他们追逐个人目的的过程中,数不清的正直正派的仁人志士残遭迫害,不但在历史上制造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为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造成若干重大损失,对人民追求真理和正义的情感也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和打击。

精神贪欲的直接目的在于改变贪欲者的精神形象,使其名不符实的高大起来,以骗得人们的尊敬和信任,这些人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沽名钓誉,在上司面前惯于拍马奉承,善于表功以骗取信任、骗取好感,最终达到不可告人的卑鄙目的。

这种贪欲形式可以把最终得到满足的物质贪欲美观化、合法化,由于贪欲具有一种隐蔽性,尽管是受到贪欲的驱使,而任何人又都不愿承认自己的罪恶,总是以种种借口和理由来掩饰。而精神贪欲却可以顺利的掩过人的耳目名正言顺地得到相应的物质利益。

如果说在贪欲呈“动力”意义的私有制时代,精神贪欲尚能如此受到人们的青睐,那么在贪欲呈“反动”意义的社会主义时代,自然会加倍受到人们的崇尚。值得一提的是,精神贪欲的实际危害,往往比物质贪欲的危害更加严重若干倍。因为崇尚这种贪欲的人在骗取一定的物质利益之外,往往更具有一定的野心,是投机钻营分子惯用地技俩,是怀着向上爬骗取政治地位的反动政客的主要手段,他们往往更具有欺骗性、更具煽动性,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都竭力反对地阴谋家、野心家的主要手段。因此,精神贪欲是一种看似十分“文雅”的十分有害的贪欲形式。

三、异性贪欲

异性贪欲是指人们在追求异性需求方面表现出的一种贪欲形式。对于异性的正当需要,是人类乃至高等生命物种繁衍的正常规律。但是人们在这方面的过分追求同样会导致人类之间的冲突和斗争,因为这种贪欲形式以特有的方式对他人的正当利益,对他人的感情生活实行了粗暴地侵犯和破坏。

这种典型的来自人体自然需要的过分表现,在动物界的类似表现仅仅是一时的冲动和竞争手段。在许多的种群间,配偶形式一旦稳定下来便极少发生“过分”的情形。况且这种竞争在动物的许多种群里,往往有时表现的十分彬彬有礼十分高雅。这种情形对动物界的物种进化来说更具有不可替代的进步作用,它体现了自然选择的自然规律。

但是表现在人类之间的这种冲突和矛盾,却完全突破和背离了动物界在这这方面的进步价值和积极意义,实行了感情上的霸占以及随之而来的物质利益的转移,并且实际上彻底堕落为财产拥有者的专利,成了阶级剥削和压迫的重要部分,成为物质贪欲的重要帮凶,成了人间灾难与罪恶的重要策源地。

异性贪欲的发展同物质贪欲具有同样悠久的历史。私有制的产生,同样为异性贪欲的膨胀与发展,创造了极有利的条件。所不同的是,物质贪欲的目的是为了获取物质利益,而异性贪欲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异性满足。为达此目的,实施异性贪欲必须具备一定的物质条件和基础,这就必然使财富的拥有者具备了这方面的优越条件,这种优越的程度往往是与财富的拥有量成正比例关系。当然这并不妨碍异性贪欲在平民之间甚至家庭内部的作用,并不妨碍通过强暴和威逼的手段来实现。

当人们的物质贪欲学会了利用生产、流通、分配、交换、等经济手段来社会化的大规模的实现之后,人们异性贪欲的实施也随之进入了一个“买”与“卖”的特殊的“商品交换”的时代,一方付出一定量的货币或财富“买”进性满足,一方是“卖”出一定量的色相以获取货币或相应的财物。

前者是以物质财富换取异性贪欲的实现,后者是利用人们的异性贪欲获取物质财富,前者是自觉自愿的,而后者却往往是经过一段时期人性堕落的过程。而这种堕落往往伴随着物质生活逼迫的过程。在这里,人性本能的廉耻之心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在这场特殊的经济交往中,唯一受益的却始终是第三者,它就是卖淫资本家,就是“无烟工厂”的老板们。

他们利用手中的财富买进一批走投无路的泄欲对象,以此为资本赚取大量特殊地剩余价值。如果说女妓的出现是阶级剥削与阶级压迫的产物,是迫于生计的无可奈何的选择,那么男妓的出现则表明人性出现了可耻的堕落,是私有制对人性异化到一定深刻程度的腐败物,是富有者异性贪欲的全面暴发。

在这里并不存在所谓的“男尊女卑”的原则,而是由于男女生理之别,使男性的自然生存能力与社会活动能力较之女性更为强大些,因此,男妓的出现更能暴露人性的腐败堕落与社会的黑暗。尽管卖淫资本家在人类异性贪欲的疯狂肆虐中始终占有巨大份额的好处,但仍然免除不了若干人性堕落者利用人们的异性贪欲在数不清的性犯罪中为自己捞取数不清的物质财富。

如果说异性贪欲是人类最丑陋的卖淫行为的人性的基础,那么,被近代资产阶级掀起的“情人热”则是异性贪欲的自由化浪潮。表面上看它似乎是人们对情爱的一种执著追求,似乎体现了性爱的一种自由选择。然而,其实质这是披上资产阶级愠情脉脉面纱的异性贪欲的一个变种,是极端个人主义表现在情爱方面的一个创造,是包裹着现代物质文明外衣的卑鄙肮脏心灵的时代病。

爱美是人类的一个自然的高尚的本能,而见异思迁却又是人性的一个基本弱点,得不到的总觉得是最好的,这往往是许多人的一个错觉,或者说是感觉。夫妻间的暴露无遗,往往使人们缺乏不断的新鲜感,而情人间的若即若离雾里看花,却往往可以给人一种飘忽不定的精神追逐。所有这些客观现实终于使许许多多道貌岸然的自喻为有教养的、“文质彬彬”的高雅骑士,终日沉溺于“情人热”的污浊旋涡中,并以此为自豪为时尚,私下里却偷偷地填喂着各自性欲饥渴的肚肠。

这一切只能充分暴露出人们在这方面仍处于低级自然地状态,处于自然需要与情感支配灵魂的阶段。在这种情形的背后是若干相应情感的痛苦与丧失。尽管有的民族在这这方面可能会表现的“豁达大度”,但这往往是以相互的不负责任,相互的情感损失为代价换来的。

“情人热”卑劣现象的存在,其根源在于人们完全的屈从于自己的自然需要,只追求个人的人性自由,不顾他人的需要,不顾社会的需要,不承担个人应负的社会义务和家庭责任,是一种十足的自私自利的小人行径。这种卑鄙行径的产生,还有其相关的思想根源,除个人享乐主义的贪欲支配之外,片面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是其重要的思想基础。

由于美是会变的,现在美不可能永远都美,美还是多方面的、多层次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往往看重于外表。一个善于全面地辩证地看问题的人,是不会只注重外表而不顾内在本质的,同样他也不会只考虑个人需要,而不顾他人利益,不顾家庭责任,不尽社会义务的。由此可见崇尚异性贪欲的人在为自己的行径与思想辩解时犯下了多么可笑的错误。

如果说“情人热”现象还多少参进了一点“情爱”的味道,那么,特定时代特定国度特定经济环境下的“包二奶”丑行,则是一场赤裸裸的物质与肉体的肮脏交易,是异性贪欲与物质贪欲碰撞后产生的又一个时代怪物。

一夫多妻制时代的“姨太”是明的,而新生的“包二奶”则是暗的,前者花去的是费用是私人的,而后者花去的费用却是人民的血汗与权力,前者彰显的是私人财物,而后者却仰仗的是权势和地位,尽管这些“包二奶”的人香车宝马、衣冠鲜亮,却仍然摭掩不住那个腐臭霉变的内心世界与动物般的灵魂。

与此种卑劣丑行同时存在的还有一些好吃懒做好逸恶劳的人间丑类,通过出卖灵与肉的方式,毫无羞耻地明目张胆地 利用人们的异性贪欲疯狂地聚敛钱财,这不能不说是人性的一个可悲堕落,是一种令人痛心疾首的时代的悲哀。 异性贪欲的表现不同于物质贪欲曾在社会发展中起到某些进步作用,这种形式的贪欲对人类的发展,对社会的进步,从无半点文明向上的意义,它带给人类的只有堕落和罪恶,它是人类最具进步与活力的本质之一—情爱的天敌。尽管人们在实施异性贪欲时总不时的打着人性情爱的旗帜,也改变不了它本身固有的卑鄙可恶的本质。它为人类制造了一部充满血与泪的悲剧色彩的“艳史”。

四、贪欲的综合表现

物质贪欲、精神贪欲、异性贪欲并列为人类的基本贪欲形式。这三种贪欲形式好比人类人生方程式中的三个基本常量,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民族特点,不同的文化特征,为这个方程式加入了若干不同的变量,不断的演义出形形色色的千差万别的人生闹剧。历史与现实告诉人们,这三种贪欲形式在实施过程中,往往总是互为目的、互为手段、互相利用、互相勾结,共同兴风作浪于悠悠的历史长河中。

社会是极其复杂的,其原因是因为组成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本身就是极其复杂的。每一个极具能动作用的社会分子们,在各自的生存活动中,面对各自不同的环境和条件,能动地利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和手段,竭力维持各自不同的存在方式和发展方式。

以实现人们各种欲望的“过分”形式出现的贪欲,在经过了原始时代特有条件的束缚之后,一旦进入阶级社会的环境中,便进入了贪欲的大发展阶段,在大批量通过经济生活的方式实现物质贪欲的过程中,人们学会了利用他人的精神贪欲来实现自己的物质贪欲的方法,迎奉拍马、阿臾奉承创造出来了,争名争利、政治钻营时成风尚;人们也学会了利用他人的异性贪欲来实现自己的精神贪欲与物质贪欲的方法,“美人计”创造出来了,卖淫资本家产生了;人们还学会了利用他人的物质贪欲来实现自己的物质贪欲或异性贪欲或精神贪欲的方法,于是,行贿受贿、请客送礼、拉拢腐蚀,等等一切黑暗罪恶的勾当产生了。

一切都是如此自然而然热闹烘烘的折腾着。这其中往往并不是单个的人和单个的贪欲形式参与活动,而是三者皿者或是更多的方面采用几种贪欲形式共同参与的利益关系交锋和利益交易争夺的情形,在这些变化莫测的利益交往流动中,人们互相勾结、互相利用、互相欺骗、互相排挤、互相争夺、互相吞并,一切阴谋诡计、尔虞吾诈、勾心斗角无所不尽其极,人类的一切智慧和残忍都在这里得到尽情地发挥和创造,人类的一切文明和成就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踪迹。

人类三种贪欲的尽情发挥并非无章可循,这里的总导演就是人们的利益原则,就是这个利益原则决定了人们的价值取向,决定了人们采取什么样的贪欲形式,决定了人们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利用什么样的条件,达到什么样的目的,等等。当然这种利益原则的出发点都是个人或小团体扩大了的个人的利益。

所以无论人们的贪欲形式和手段有多么千差万别,表现的内容多么绚丽多彩,统统都逃不脱人们利益原则的束缚和规范,这是一个基本的规律,从这个规律出发我们可以看到,无论人们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和方式实现贪欲,他们事先总要做一番权衡和比较,并且总是采取一套最最划算的方案,摄取自己当时最迫切需要的利益,仅此一点就充分暴露出一切贪欲实施者的最卑鄙丑恶的灵魂。

贪欲的三种表现形式客观上反映了人类社会生活的三个主要方面,反映了人类贪欲的本质—利益侵占的无孔不入的本质特征。在这三种贪欲形式中,最基础、最常见的是物质贪欲,人们种种的奋斗努力也统统是为了达到物质利益的需要,为了达到落架这一基本目的人们不惜采取一切手段,包括利用他人的种种需要和贪欲,以物质交换的方式,以经济交往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卑鄙目的,这就产生种种贪欲形式之间交叉流通局面。

由于贪欲的实施必须具备一定的物质基础,这就自然的把广大的穷苦人民无情地置于承受贪欲迫害的地位,不但要承受无止尽的经济剥削,还得承受沉重的精神压迫,同样,异性贪欲的受害者,也不可避免的由他们来组成。除此之外,他们还必须不时的充当贪欲者之间相互争夺与拼杀的牺牲品。

总之,贪欲有几种表现形式,他们就得遭受几方面的灾难,贪欲表现的越活跃,他们承受的灾难也越沉重,这是一条不变的规律。

赞(0) 支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觉得有用,欢迎转发:七宗罪 » 贪欲大致可分为三种:物质贪欲、精神贪欲、异性贪欲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Follow your heart

关于留言

觉得有用就打赏一下吧!您的支持是我做下去的最强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